兩岸一家人 什麼都好談

當前兩岸的新局
湯紹成
(政大國關中心副研究員)


此次總統大選,國民黨馬蕭高票當選,大快人心,目前,新政府即將上任,百廢待舉,故仍須臨淵履薄,步步為營。自1999年海基與海協會關係中斷以來,途中經過民進黨八年的翻攪,使得兩岸危機四伏,人心惶惶。目前新階段即將開始,況且雙方已藉博鰲論壇釋出高度善意,兩岸關係當可迅速峰迴路轉,柳暗花明。現從國際、兩岸與台灣內部等三方面來剖析兩岸新局所代表的重大意義。

自去年上半年民進黨提出入聯公投後,國民黨基於選舉策略考量,也於六月底提出返聯公投,頓時兩岸危機迅速升高。這主要是因為,若兩項公投都通過,就明顯意味著台灣向分離主義大步邁進,必會逼使北京政府依照《反分裂國家法》做出回應。

在此次總統大選的前一周,西藏在3月14日爆發動亂,西方國家藉此杯葛奧運,並對北京政府施壓。當月28日,北韓向黃海發射多枚短程彈道飛彈,並推遲朝鮮半島無核化進程。此外,為因應美國將在東歐部屬反飛彈系統,與俄羅斯交好的白俄羅斯也正準備在古巴與委內瑞拉建立彈導系統。

此時,伊朗正準備加入「上海合作組織」,而這也將使正在伊拉克與美軍激戰的親伊朗軍隊受到鼓舞,而目前美國最難以對付的伊朗,也將因此受到中俄等國的支援而更加劇與美國的對抗。因此可見,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與中俄及其結盟與友好國家這兩大有形與無形國家集團的對峙升高,而其中的導火線,極可能就是台灣。

試想,若兩項公投都通過,北京可能會先在伊拉克牽制美國,再以北韓來加以恫嚇,在分散美國的注意力之後,再對台灣下手,如此的後果,必然遍地烽火,難以設想,而這個局勢,也可以解釋美國對於台灣公投積極反對的態度,以及在對於西藏與奧運方面相對保守的立場。

在台灣內部,雖然今年一月的立委選舉藍軍大獲四分之三席次,但若民進黨當選總統,未來四年的亂象不但可以預期,還可能比過去更為複雜,比如行政院長能否順利產生?未來的國會與總統如何共處等等,都可能形成難以解決的困境。好在馬蕭大勝,國際與台灣內部的危機都暫時解除,化險為夷,轉危為安,此乃這次選舉的重大意義之一。

繼之,自勝選以來,馬先生已經表示一個中國原則不是問題,兩岸可在92共識的基礎上展開談判,亦即明確表達「一中各表」的立場,同時也積極為熊貓來台做準備,再加上七月一日就將啟動週末包機與觀光客來台的政策,可說是已經充分傳達善意。

再加上,馬先生又在當選後的記者會上就公開表達訪美的意願,也引起各方關注。或有評論家認為,此舉衝動草率,台美雙方應先進行幕僚作業安排,待一切就緒後再宣佈也不遲。可是,若從另一角度觀之,馬先生或認為公開訪美的意願,乃只是一項友善的表示,因為時間倉促,不敷準備,難度甚高。但若真能成行,則或可視為北京方面的鬆綁?這將更加有利於兩岸的良性互動。同時,當選後就立即訪美,給足美國面子,必可化解其內部一些對於台北未來可能親中政策的疑慮。因而,此一石二鳥的政策,將可開拓台灣在兩大之間的新局。但若美方拒絕,則錯不在我,此乃亦可視為對美關係的事先墊基與打底,以便為未來與北京交涉時創造更多的活動空間。因而,這種看似冒進的政策,也未嘗不是一種聲東擊西、虛實變換的外交高招,至少可在兩大之間立於不敗之地,絕對利大於弊,只會賺不會賠。

國民黨一貫主張「九二共識」就是「一中各表」,前者是表象,乃蘇起於2000年所創;後者是本質,「一中」就是中華民國。而民進黨則否定「九二」「一中」,在過去兩岸交往的檔案中,「九二共識」這四個字確實不存在,「一中原則」更是無法接受。中共則主張「九二共識」等同「一中不表」,其表象與國民黨相同,但本質不同,「一中」乃「中華人民共和國」,但在操作上內外有別,虛實互用,目前已產生變化。

現在的問題是,「一中各表」與「一中不表」有無交集?若分開處理,兩者的交集在一中;若整體觀之,兩者無交集可言,也都說得過去,但看雙方是否求同存異,擱置爭議,是否與如何積極開啟兩岸良性互動的進程,存乎一心。

而北京方面,好似也有善意的回應。首先,外交部發言人秦剛曾說,大陸與台灣同屬中國,這意味著原本對於兩岸政策的說法,現在也適用於對外政策,是否可視為一個好的開始?至今,北京在外交上的三段論法是:「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而北京對於兩岸關係的立場則為:「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不容分割」。若以秦剛的說法觀之,兩岸的地位現已由隸屬性(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轉化為兩岸並列性(大陸與台灣同屬一中),這一部份已經內外相同,原本外緊內松的情況已有所轉化。

繼之,胡錦濤主席與布希總統日前的通話,則明確表示兩岸可在92共識(也就是一中各表)的基礎上展開談判,更為兩岸的良性互動注入了一股活水。可是,在中共官方新華社的中文網站上,卻只提及九二共識與一中原則。其實,這就是北京一貫所謂的「一中不表」政策,而只在英文網站中闡明是「一中各表」,這也就是中共歷來所謂的內外有別策略,但至少在對外方面,北京的態度已經有所鬆動,並為兩岸進一步良性互動鋪平了道路。

而在博鰲的胡蕭會,則可說是一個極好的開端。除了對於台灣代表團的高規格接待之外,蕭萬長更表達了「正視現實,開創未來,擱置爭議,追求雙贏」的策略與立場。而胡錦濤也表示要抓住機會,共創雙贏,以及和平與發展等等,雙方都可謂善意盡出,而且交集甚多,甚至直航、觀光、經貿與協商等等更具體的內容,也都獲得雙方的共識,只待馬蕭上任,當可立即開創兩岸的新未來。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博鰲的會議中,胡錦濤始終未談一中原則與九二共識。雖然在最後一天商務部的新聞稿中,仍然提及一中原則,但在三小時之後立即被取消。這種有形與無形的善意表現,彌足珍貴,可見北京方面已經心裡有數,因而雙方可以心照不宣。這正如商務部長陳德銘所說,我們都是一家人,什麼都好談!這種最新立場與態度,正符合雙方擱置爭議與共創雙贏的共識。

4月16日,國台辦發言人李維一在選後第一次記者會上最新的說法則是,兩岸只需在「九二共識」的基礎上即可復談,乃更進一步演變為「九二各表」,北京方面的談判門檻再度降低,其變化不可謂不快,其幅度不可謂不大。整體而言,上述這些過程雖有一些波折,但仍明顯可以看出北京殷切寄望兩岸盡速和解。

因而,北京最好不要杯葛馬先生就職前的出訪行程,同時若能聲明未來經兩岸談判讓台灣獲得世衛組織的適當地位更佳,尤其此次世衛大會將在5月19至21日召開,其中剛好碰上馬總統就職日,若只是杯葛依舊,難以自圓其說,若能改觀,國民黨將受用無窮,同時這也將可作為對民進黨的臨別贈禮。其實,馬先生在國內的危機比較大,因為國民黨龍蛇雜處,尤其是立法院,未來出包的可能性甚高,屆時馬總統的聲望必定受到損害,相對助長民進黨的聲勢。北京最好能理解,必須把握當前的機會,盡快讓馬先生在兩岸與外交方面得分,以增加他的光環,穩住陣腳。

在此,冷戰時期西德政府的東德政策值得參考。當時西德不把東德視為外國,故將兩德關係定位為一種介於國內與國際之間的特殊關係,如此內外有別的安排,合情、合理、合憲,雙方和平共存,終至統一。

設想,若未來兩岸的關係互動和諧,雙方的互信基礎穩固,台灣的政經發展穩定蓬勃,北京的台獨疑慮基本消除,因而封鎖我國際空間的力道可能降低,待日後我國際人格日趨完整,兩岸在外交上的名與實之間做出最好的安排,各取所需,相互扶持,北京若能確實掌握助台就是自助的原則,我方未嘗不能予以反饋,繼而可以照顧到我們大家的利益,這豈不是一種兩岸雙贏的新思維!?

總之,當前的兩岸情勢,可說是前所未有的佳境,雙方都心存善意,也都有意共創雙贏,因而只要小心翼翼,按步就班,絕對可以創造出傲人的成果。這將不止是兩岸人民的福祉,更是東亞與世界安全的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