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當選的歷史意義

范忠信★


國共兩黨冒了很大風險

馬英九當選了!

昨天,台灣「總統」大選,我正在學校的一間小會議室裡主持法律史學科發展會議,無暇直接收看香港鳳凰衛視的轉播;但我的好幾個學生不時根據最新計票結果給我發來短信,提前替國民黨宣佈勝選,向我表示祝賀!--他們知道我是「挺馬派」!

我真高興!為什麼高興?我不是國民黨,國民黨馬英九勝選,跟我有什麼關係?

關係大著呢,因為我常常以「國士」自命。國之大事,豈能與國士沒有關係?

這關係,先往大處說。往大處說,就要稍微顯示點戰略眼光,以顯示我是法學教授,是自1987年(進入中國社科院台灣所以後)就開始研究台灣問題的專家之一。

往大處說,先說我們大陸,說說我們大陸官方這方面的感覺。

馬英九當選,是我方「輔選」的成功。

作為一個期待兩岸和平和統一的士人,官方高興,我當然高興。

在過去幾年裡,中共中央先後邀請台灣的三個在野黨領導人,國民黨的連戰、親民黨的宋楚瑜、新黨的郁慕明,來大陸訪問,其目的就是要協商規劃未來的兩岸關係框架,就是要影響08年的大選。應該說,作這一系列「溝通」舉動,國共兩黨是冒了很大風險的。

對於國民黨而言,2000年痛失政權,八年在野,歷盡屈辱,正臥薪嘗膽以求東山再起。因為早就被民進黨誣為「外省人的黨」、「外來政黨」、「吳三桂」,那麼與大陸的任何直接溝通都有可能授民進黨以「國共密謀出賣台灣」的口實,有可能使國民黨受到更多台灣本省籍人民的猜忌,有可能嚴重影響08年大選,有可能再次敗選。

對共產黨而言,本來是為了緩和兩岸敵對情緒,改善兩岸關係;但若授人以柄,就可能幫倒忙,幫助民進黨在08大選中獲勝,就像過去兩次大選前後我們動用海陸空軍力搞作戰演習「威懾台獨」卻被說成幫李登輝、陳水扁「助選」一樣。

回想起去年12月14日在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參加一個研討會時,民進黨籍的「行政院大陸委員會」副主委童振源在會上致辭云「中國……多次透過與中國國民黨及親民黨的論壇平台,操弄和平發展的訴求與經濟利益誘惑,透過在野黨的配合施壓台灣政府,擴大中國分化台灣內部的效應,並且預先設定台灣在野黨未來執政之後與中國互動的政治框架」。

我雖義正詞嚴地發言駁斥這位民進黨的「紅衛兵」,但心裡畢竟捏著一把汗。因為過去民進黨「扣紅帽子」打擊國民黨的作法屢屢見效,屢試不爽。但是,出色的政治家就是有戰略眼光,胡錦濤、連戰先生堅毅果敢、當機立斷,實現了歷史性的會面,簽署了有巨大歷史意義的聯合公告。歷史已經證明:國民黨此舉成功了,共產黨此舉也成功了!

往大處說,再說對國民黨的利害關係。

國民黨不能再輸了

我曾於2002年11月底、2003年3月底、2007年12月中三次赴台灣,出席法學或史學學術會議,附帶見識了台灣的選舉,瞭解了一些社情。在台灣,我感受最深的是,國民黨不能再輸了,實在輸不起了。

我接觸過一些泛藍人士,他們對國民黨重新獲得政權幾乎都不抱太大希望,士氣低落。他們認為經過民進黨八年執政,挑撥族群矛盾、製造族群分裂,台灣已經不可能建立健康的民主制度或政黨輪替了。他們說,在台灣,經民進黨煽惑,人民已經按省籍分裂了。台灣本省籍人佔絕大多數,他們中的許多人長期被民進黨灌輸「台灣人出頭天」、「防止外省人的黨出賣台灣」、「肚子餓扁,也要挺阿扁」的觀念,已經是「只有藍綠,沒有是非」了。

這情形,就像某個鄉村選村長,某家族的人主張「要選自家的人當村長,再怎麼壞也要選他;外姓的人再好我也不選他」一樣。那情形,的確是讓篤信民主的人士很灰心的。2000年、2004年兩次大選,似乎都證明了相當多的選民「只有藍綠、沒有黑白」這一心態。我幾年前就感覺到,08年大選對國民黨、民進黨的意義是很不一樣的。

對民進黨而言,就是大選失敗了,不過是人民給他們的八年執政打了一個不及格的分數,讓他們回家反省反省。假以時日,他們還有機會東山再起;因為過去他們本來就是「從草根處崛起」,就一直在野抗爭;因為他們是本省籍人為主的政黨,省籍情結和鄉土情結是他們將來再起的最大資源。

但是,對國民黨而言,08年大選是生死之戰。如果大選失敗,國民黨在短期內再也推不出馬英九般有魅力有民意基礎的候選人去與民進黨競爭,將來再打選戰一定會未戰先怯。更可怕的是,如果大選失敗,說明省籍情結仍是國民黨重新執政關鍵障礙;如果大選失敗,說明國民黨幾乎再無執政希望,民進黨可能變成日本自民黨一樣的獨大萬年執政黨,那麼國民黨內的省籍因素會加劇,國民黨內的絕望情緒會加劇。這兩者加劇,極有可能導致國民黨分裂--既然執政無望、無緣功名利祿,既然跟著國民黨會被本省人罵為「吃裡扒外」,那麼就有相當多的人會乾脆「良禽擇木而棲」,另謀高就了。

於是,國民黨可能一分為二:一個中國國民黨,一個台灣國民黨。或者乾脆後者全部合併進入民進黨。這樣一來,國民黨就死定了,真的變成外省黨了,永遠是少數黨了。如此一來,台灣的所謂「多黨政治」或「兩黨政治」,就會變成民進黨一黨獨大的政治;而且這一黨獨大不是政治主張獲得民眾認同的結果,亦即不是真正民主選舉的結果,而是省籍或族群矛盾的結果。這對於台灣來說真是災難!

萬幸的是,國民黨贏了!國民黨起死回生了。當然,本次國民黨的勝利,是2005年縣市長等「三合一」選舉大勝的繼續,是年初立法委員選舉大勝的繼續。「三連勝」的業績挽救了國民黨。

豈止是挽救了國民黨?這次大選的勝利,也挽救了台灣的民主和海峽兩岸格局。

挽救了台灣的民主

說這次大選結果挽救了台灣的民主,我是有根據的。

台灣的民主,雖然有很多弊病,但總算是迄今為止華人(炎黃子孫)執政的相對獨立的政治區域或政治實體中最為完整的民主。比起新加坡、香港、澳門等華人社會,台灣的民主水平明顯高一些。至於與我們大陸的情形相比,我就什麼都不用說了,我們只稍知道台灣人民在直接一人一票直接選舉最高領導人(「總統」)與我們直接選舉最低領導人(村長)之間的差距就可以了。

這一次,如果馬英九不當選,如果是謝長廷當選即民進黨繼續執政,民進黨就會逐漸一黨獨大乃至一黨專制,那麼就等於人民以全民投票肯定了民進黨八年的「分裂台灣族群」、「加劇兩岸敵對」的政策,也等於人民以選票宣佈能夠忍受民進黨過去八年使台灣經濟蕭條的惡劣政績,也等於人民以選票宣佈能夠忍受民進黨團隊的整體腐敗趨勢。

這樣一來,「民進黨再爛再壞也不能下台」、「台灣人投台灣人」、「誰跟共產黨叫板我就選誰」的非民主、非理性情結真的更加甚囂塵上,「誰好誰上、誰壞誰下」、「輪流執政」、「在野黨監督執政黨」等最基本的民主觀念就會進一步受摧殘,台灣人民就會更加看不到民主的好處,看不到民主的希望,就會繼續在「只有藍綠(敵我),沒有黑白(是非)」的泥淖里長期掙扎,就會慢慢地覺得中國人社會搞不了民主,就會更加疏遠民主或拋棄民主。

於是,台灣的政治生態會更加惡劣,民主體制的議會鬥爭、選戰設計,逐漸會被人民拋棄,激憤之士可能會重新選擇「街頭暴力」、「恐怖和暗殺」、「城市游擊戰」的方式來抗爭,或者選擇上玉山、阿里山建立武裝割據的「革命根據地」,或者組織海外敢死隊……。

當2004年「3‧19槍擊案」改變台灣選舉結果之後,我甚至覺得國民黨裡要是有誰能這樣想和這樣做,真叫爺們,真叫男子漢!既然你們民進黨盡搞「歪招」、「損招」(閩南話曰「奧步」)破壞正常選舉,老子就不跟你玩了!

但是,天祐台灣,這次選舉的結果挽救了台灣的民主!按照新黨主席郁慕明的說法,馬英九當選說明「族群牌」從此在台灣失效。旨哉斯言!也就是說,民主在台灣還是有希望!

當然,這不是說馬英九和國民黨勝選了就一定是民主。我只是說,優勝劣汰、政黨輪替能夠按照常理實現,就是民主。什麼是常理?台灣的八年政治亂象和蕭條經濟表明民進黨已經顯得腐敗無能,下台後痛定思痛,國民黨「拚經濟、重民生、緩和兩岸關係」的主張已經表明是多數人民的公意。在這樣的明顯反差面前還不能「換個政黨試試看」,那就等於人民放棄了民主,那簡直沒有天理!

挽救了海峽兩岸關係

說這次選舉的結果挽救了海峽兩岸關係,也絕非誇大。

李登輝執政後期,推行「台獨」政策,兩岸關係開始惡化;民進黨執政八年,繼續「李登輝路線」,以惡化兩岸關係為能事,刻意加劇兩岸敵對,以激烈的「與大陸斗、其樂無窮」的姿態轉移人民對其日漸貪腐和經濟蕭條的不滿,激進的「台獨」意識型態已經嚴重腐蝕了民進黨的正常判斷力和政治能力。

幾年來,他們不斷地通過「海峽兩岸一邊一國」、「加入聯合國」的呼喊,通過廢除「國統綱領」和「國統會」,通過「修憲」、「制憲」,通過「去中國化」,通過「新憲法、新國家」運動,通過「防禦性全民公投」運動,刻意推進「台灣獨立」進程。他們的這些作法,實際上是為了不斷地刺激大陸方面,試探大陸對「台灣獨立」問題的底線,迫使大陸方面逐漸退讓並接受「漸進台獨」、「法理台獨」加深的既成事實。這實際上是將大陸方面一步一步地逼到了牆角。

在這樣的背景下,大陸方面要麼繼續忍讓,繼續接受法理台獨加深的事實,要麼使用非和平方式制止台獨深化。就民族大義和戰略大局而言,這兩者皆非大陸官方所願;大陸多年的尷尬實在再難以忍受了,實在再也不能繼續下去了。

這次選舉的結果顯然挽救了兩岸關係。國民黨是中國國民黨,國民黨的基本政策是維持現狀,是「不統、不獨、不武」,這是大陸方面所能接受的現階段或相當長的一個時期內兩岸關係的底線。大陸絕對不能放棄祖國統一的追求,而台灣方面暫時又不能接受「一國兩制、和平統一」,那麼最好的方案就是維持現狀。一個名字帶有「中國」二字的執政黨顯然更有可能維持現狀,這顯然要比那個天天以推進「台獨」為頭等大事的民進黨要好得多。

大陸的急務是解決經濟和民生,現在實際上也無暇仔細考慮或安排近期內統一的事情。所以,只要你不用加深「台獨」的舉動把我們逼到牆角上,我們還是希望維持現狀,發展經濟,加強兩岸交流互動或經濟合作;至於統一的問題,將來再談吧!

國民黨的政綱,在這一方面與共產黨實際上一致了!因此,馬英九當選,國民黨勝選,大陸方面長吁了一口氣,心裡一塊石頭總算落地了。至少在未來四年內,不必為台灣方面不時以「制憲」、「全民公投」、「台灣正名」、「去中國化」等等無盡的「台獨」騷擾而夜不能寐了!兩岸關係的緩和與發展指日可待了!

挽救了中國人民的民主希望

更往前說,這次大選的結果挽救了中國人民的民主希望。

這話似乎說大了些。但是,我有我的理由。我們大陸的媒體,過去對台灣的民主總沒有好感,總以為台灣民主就是「瞎胡鬧」,就是「燒錢」、「黑金」、「賄選」、「暴力」,就是政黨間的敵對叫罵、不干正經事。過去台灣的選舉,尤其是2000年選舉中的「棄連保扁」的黑幕與「興票案」的栽贓、2004年選舉中可笑的「3‧19槍擊案」、2006年高雄市長選舉中的「走路工」栽贓,如此等等,的確讓大陸人民看扁了所謂民主。所以在這次大選前,國民黨一再強調,在最後關頭尤其要神經高度緊張,防止民進黨的「奧步」(歪招、損招)破壞選舉,要把民進黨的滿肚子壞水所能想到的「奧步」都提前設想出來並做好應對方案。

但是,這次選舉,直到最後關頭,還沒有出現明顯的「奧步」,基本上是平和的選舉,基本上照規矩辦事,照牌理出牌。選舉落幕後,國民黨雖然大勝,在謙卑地感謝人民的同時,也不忘感謝民進黨的和平合作完成選舉。

民進黨敗選,也不失君子風度,立即承認失敗,表示尊重人民的決定,並向國民黨和馬蕭表示祝賀。在這個過程中,國民黨特別強調要避免勝而驕狂,刻意強調感謝人民的支援,不搞「一黨獨大」和威權政治;民進黨也懂得再搞「奧步」沒有用,老搞歪招損招只會招致人民的唾棄,於是在敗選之際刻意顯示「認理服輸」的風度,強調「民主為普世價值」,以爭取人民對其同情和理解。

這次大選,總的情形,比前兩次大選和平多了、規矩多了、理性多了。這表明,國民黨進步了,民進黨也進步了,台灣人民也進步了。這就是民主的希望!這一希望,對大陸人民來說尤其有意義。這裡我抄錄我的博士生黃東海君給我發來的短信作為本文的結尾--「范師,馬英九已勝利。但我最感動的是民進黨尊重民意、承認失敗的勇氣。中國人並沒有改變不了的劣根性;我們看到了民主的曙光和希望!」

3月23日於武昌南湖三族齋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法律文化研究院院長、台灣研究所所長、博士生導師。